• 搜索
快捷搜索:  凶宅  美女  3人死亡  跳楼  as  2012年

上海副教授买下婚房后 发现是凶宅

结婚之前,上海某高校副教授王先生通过房产中介菁英地产买下了宝山区一套房子,出其意料的是,这套原本准备做婚房的新房竟然是凶宅!日前,王先生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投诉,希望撤销买卖合同。 青年报记者 罗水元

上家:买房做婚房 竟然是凶宅

王先生年近40尚未成家,为结婚做准备,2014年通过菁英地产淞南路店居间,以127.5万元买下了宝山区一套59平方米的房子,并准备用这套房子做婚房。做婚房前,王先生先将这套房子简装后出租给了一对母女。但对方刚住两个月就告诉他:楼下邻居称该房子是凶宅,租客母女受到了很大惊吓,住在里面有挥之不去的阴影,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向王先生提出要么降低租金,要么解约。

本文来自织梦

  “凶宅?以前买房时,无论是中介,还是上家,都没有提到过——如果提到,我肯定不会买!”王先生说他如遭晴天霹雳,难以置信,但是,他之后多方打听,得到的结果却是——该房子就是凶宅。以前的房东,因欠债和家庭纠纷,在房中“机械性窒息死亡”。“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自缢身亡。”王先生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面对租客的要求,他只得进行协商,将每月房租降低了600元。 copyright dedebiz

但是问题并没有就此彻底解决,“姑且不说我每个月损失了600元租金,我的婚房还指望着这套房子,现在真相出来了,这套房子就是凶宅,谁结婚不想图个吉利?谁敢把凶宅当成婚房?”
  copyright dedebiz

王先生要求与上家解约,由于自己买房过程中,上家和中介都没有言明该房子为凶宅,他甚至怀疑其有意隐瞒真相,要求他们在配合解约的同时,为他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等承担赔偿责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中介:上家没告知 完全不知情 dedebiz.com

3月19日,记者联系菁英地产淞南路店当事中介人刘先生,对方一听记者询问“凶宅”一事,就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内容来自dedebiz

  刘先生说,上家当时委托菁英地产淞南路店卖该房子时,房子权利人三人都到了中介门店,称卖房的理由是该房面积太小,不适合做婚房,准备卖掉后再以此房款作为首付,到浦东买更大面积的房子做婚房。刘先生说,门店正式受理上家委托挂牌前,曾去现场察看,察看中发现房子干干净净;进一步调查中也没发现该房子银行贷款和抵押记录。正式受理委托后,便以“差 不多市场价”挂牌。王先生表达购买意向后,上下家间第一次没有谈拢。刘先生以上家没有说过该房子是凶宅为由,愿意配合下家解约要求,并提供相应服务。

本文来自织梦

  上家:告知过中介 因凶宅削价 织梦好,好织梦

但是,与中介所说不同的是,记者联系上家缪先生时,对方则反复称:委托菁英地产淞南路店销售该套房子时,已口头告诉中介说该套房子为凶宅,只是没有以书面材料体现而已。

copyright dedebiz

“中介当时说‘知道了’。”缪先生说,当他将实情告诉该中介时,对方说“这房子卖不出什么价钱”,只能卖110多万元。“我与下家没有太多接触,都是中介在说。”缪先生进一步补充称,交易过程中,在中介安排下,他虽与下家王先生在谈合同时见过面,但没怎么说话,“中介叫我不要说什么话,由中介来与下家沟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于王先生所说原准备将该房买下来做婚房一事,缪先生称不知情。对于房子的成交价,缪先生介绍为115万元——其中50多万元为现金,余款为银行转账。 本文来自织梦

得知王先生实付房价款有127.5万元后,缪先生认为中介有责任,建议下家去找中介。不过缪先生的说法未得到王先生的认可,王先生指出缪先生知道这个实际总 价,因为在谈价时缪在场,并且上述“50多万”房款并非现金交易,而是直接打入了缪的银行账号里,“我有银行转账凭证。”

 

内容来自dedebiz


相关推荐